的确并不完全被西方人所理解

2020-01-26 03:55

当然,黄金的“硬伤”也显而易见。“避险”和“抗通胀”,是推动黄金价格走出12年大牛市的主要动力,在2013年,二者均发生了根本性变化。“美国等西方国家经济逐步复苏,尤其是美国因经济趋于正常而开始退出实行多年的量化宽松政策,加上目前西方国家普遍低通胀,这些无异于给金价‘抽楼梯’。”曹宝琴分析说,截至本周二,作为全球黄金投资风向标的最大黄金投资基金持有黄金798吨,创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,相比于其历史上最高持仓1353吨,已减持了555吨,也就是说抛售了42%的黄金持仓。2014年,市场对美国经济复苏加速预期一致,在黄金跌势已成的情况下,难怪国际投资机构众口一词继续唱衰黄金,目前多数机构看空今年黄金均价在1100美元左右。

此外,很多人为通货膨胀而着急,黄金毕竟是“真金白银”,拿着比钞票踏实,这或许正是“中国大妈”看似情绪化抢金背后的朴素投资逻辑。

“中国式藏金”,华尔街不懂

比看到现象更重要的,是揭示导致现象产生的内在逻辑。面对华尔街大佬带有嘲弄意味的眼光,“中国大妈”真的如飞蛾扑火般盲目?

逆向思维在市场中往往有效。一位前高盛交易员这样解读华尔街抛售黄金的影响:抛售越多,意味着今后打压的筹码越少。曹宝琴提供的一组数据恰表明,全球最大黄金基金的抛售动力趋于减弱:去年4个季度,该基金抛售黄金的数量分别为129吨、248吨、62吨、105吨。知名市场人士谢国忠也认为,“黄鱼”翻身总会到来的,2013年金价已触底,金融炒家在紧缩周期做空黄金的行为已过分,长期看多黄金,金价很可能5年内冲高至3000美元。(陈炳山 吉强 王拓)

昨日,记者在南京新街口新百、大洋等百货商场内的金店看到,每克303元的首饰金价吸引了许多消费者,周生生、老凤祥等金店每家都有十来人在选购。“基本上每次逛商场,我都会看看金价,跌了就买点。”正在周生生柜台选购一条金链子的南京市民王芬告诉记者,几个月来,她已购买了10万元黄金,有金条也有金饰。“儿子以后结婚要用,先囤一批没关系,而且我觉得黄金仍是现在最好的投资,有急用了,能及时兑现。”

紫金爱涛黄金珠宝交易中心总经理助理仰喆峰说,元旦这两天,南京各家金店的单店黄金销售额均超过百万元,同比增长20%以上,但其中只有约1/6是金条,“买首饰属于刚需消费,买金条的则是真正的投资,对金价涨跌更敏感。”

中国大妈新年再“抢金”

“黄鱼”翻身会有时

岁末年初,两道以黄金为主角的市场风景惹人关注——国际金价在低探1181美元后展开绝地大反击,2日摸高1228美元,最大涨幅达4%;从北京菜百、上海第一八佰伴到南京新街口,“中国大妈”再次抢金“没商量”。

东华期货公司黄金分析师曹宝琴正在撰写黄金年度分析报告。她对记者说,对黄金感兴趣的不仅是“中国大妈”,还有许多国家的央行。如,俄罗斯央行过去一年就增持了150吨的黄金储备,而最近市场还流传中国央行透过摩根大通暗中增持黄金的消息。全球市场还注意到,前不久一个可容纳2000吨黄金的金库落户上海自由贸易区,容量相当于去年中国黄金预估消费量的2倍,填充如此大规模仓库的黄金哪里来?尽可由市场去想象。

“北京菜百在元旦开门第一小时即销售黄金1000万元”“上海第一八佰伴400公斤黄金在一小时内被抢购一空”——北京、上海的“大妈”如此,江苏“大妈”怎样?

昨天,南京黄金价格在每克三百元左右徘徊,销售火热。岁末年初,各大商场黄金柜台人气最旺

“‘中国大妈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。”中金江苏分公司副总经理陈世卿告诉记者,她们对金价的技术面了解不多,更多的是凭直觉来购买,出发点并不完全是投资保值,这从她们主要购买含有加工费的金饰而非金条可以看出。昨日,招行带有马年图案的100克金条,每克售价259.4元,尽管比大牌首饰金低40多元,但相对受到冷落。仰喆峰也感叹,亚洲人“披金戴银”的传统消费习惯,尤其是对黄金的信任甚至是崇拜,的确并不完全被西方人所理解。当西方抛售的这些黄金运到中国,就像进入了一个黑洞,不可能再出现在国际市场上。显然,这样的“藏”金做法,影响着黄金的供需关系,对金价构成了支撑。

乍一看,普遍在1300美元上方接货的“中国大妈”今年翻身无望,但是,种种迹象显示,在和华尔街大佬这场扳手腕的角力中,“中国大妈”并非全无胜算。

2013年,从1676美元跌至去年收盘的1204美元,国际金价以28%的年跌幅为持续12年的大牛市画上了休止符。但刚进入2014年,黄金市场却上演了一场跌宕起伏的“大戏”。

从首饰到金条,近一年来“中国大妈”对黄金的热情,让华尔街大佬们咋舌不已。据世界黄金协会的预期,“中国大妈”2013年消费黄金1000吨,增长29%。而来自省统计局的最新统计显示,江苏“大妈”前11个月购买金银珠宝250亿元,同比增长28%。汇丰银行在一份研究报告如此总结:“在黄金最艰难的一年中,中国是它最好的朋友。”